老店长-专属开店顾问

老店长
您的专属开店顾问

“闪店仓”兴起,大厂入局:主打线上客流的便利店要火了?

更新时间:2022-01-18 14:51:59点击:

1-22011Q45434116.jpg

“您有一个新订单。”

听到这个声音,小冯停下了和来人的交谈,快步走到电脑前上下瞟了眼下订单信息,开始在货架旁边忙碌起来。他要在骑手小哥来之前,把订单上的所有商品分拣完成。

这是一个堆满了商品和货架的空间。没有像711、便利蜂那样明亮的装修,两个商品房中间打通,就组成了面积近两百平的仓库。这也是小冯每天上班的地方,管理进货、整理货架、按照订单分拣商品组成了他每天的工作。

他按着订单把所有商品分拣到一个塑料袋里,然后放在了门口的架子上。架上贴着公告:“架上取件,请勿进店”。

与一般的社区便利店不同,这家名为海豚购happly shop的门店没有线下客流——它几乎不向线下开放,所有订单来源都来自于线上。门店里除了小冯之外,还有两名店员一起负责分拣的工作。据小冯所说,这样的动作每天要重复300多次,按照每订单均价30元计算,这样一家门店每天的营业额将在万元左右,而普通线下便利店的单日营业额则多在5000元左右。

这类只做线上订单的前置仓式便利店被美团称作“闪店仓”,用户可在平台上下单,30分钟左右就可以送达。这个孵化自闪购业务的新业态已经在北京、成都多地落地,参与者中,既有像佳美乐购、熊本等有传统商超背景的转型产物,也有如海豚购、小仓生活此类创业项目。

在疫情反复、即时配送基础设施逐渐完善的大背景下,线上流量似乎再次回到了便利店行业的视野之内。“疫情搞得线下生意不好做啊,现在北京这些品牌都在往线上转。”北京华欣超市负责人李杰难掩焦虑,“我们这行里,大家都是竞争对手。”

谈及成本结构、运营经验,从业者大多三缄其口。在这个新兴的赛道里,机遇与竞争并存。

“闪店仓”新业态

在传统零售观念中,无论是连锁商超还是便利店,本质都是将线下人流转化为销售额。因此选址成为关键点,人流量密度大的社区、街道是商家必争之地。

闪店仓业态则有所不同。由于如美团等平台采用LBS模式(Location-Based Service:基于位置的服务),界面新闻所走访的多家站点大多位于社区附近,以便分配到更多订单。

但只接线上订单的模式,使得商家得以在某种程度上摆脱门店线下曝光量的限制。商家会选择以租金较低的居民楼甚至地下室作为门店站点,也无需对门店进行精装修,节约了房租水电等经营成本。据海豚购创始人程成所说,海豚购的租金成本会控制在2%至3%。

取代房租等费用,配送成本成为此类商家除商品采购成本之外的最大成本项。小仓生活相关负责人也曾向界面新闻介绍,由于大多数用户都没有形成支付配送费用的习惯,履约费用大多由商家承担,部分订单甚至是亏损状态。

多家门店店员曾向界面新闻透露,美团单公里配送价约在6元左右。以这一起步价计算,对商家而言,30至50元的订单本身的利润空间已被大幅压缩,单均毛利并不高。

好在足够多的订单量使得海豚购、佳美乐购等商家能够拿到较低的采购价,加之所省去的房租水电成本,整体利润率依然可观。海豚购创始人程成此前曾透露,海豚购的坪效为普通便利店的6至10倍,“按同等营业额的商超对比来看,我们的整体利润率并不低。”

另一方面,薄利多销的模式也为闪店仓商家构建起了一定门槛。以足够多的订单做支撑,从数据方面了解用户需求,再反向推动商品采购、开设门店、上下架等后续动作——互联网行业的用户经营思路开始进入便利店行业。

以海豚购为例,创始人程成曾在美团数据团队工作,创业班子里也包含原美团闪购团队的商品运营、用户运营等人员。程成介绍说,在门店选址方面,海豚购会依据数据进行以求在最低配送成本的基础上覆盖更多需求;在选品方面,则会依据数据区分不同品类商品的价格敏感度,在高敏感度的品类打出价格优势。

成本与效率的竞争

除类似海豚购、小仓生活这类有互联网从业背景的创业团队之外,传统连锁商超势力也早已入局。

在北京,一家名为佳美乐购的闪店仓商家占据领先地位。据佳美乐购相关人员透露,目前佳美乐购在北京的门店单店每日订单量约在600单左右,而大本营在成都的海豚购北京门店订单量则为单日300单上下。

与线下连锁商超类似,闪店仓业态下也出现了地域性的强力品牌,其背后竞争的关键便在于供应链能力与商品周转的效率。

“佳美在上新品方面的效率很高,一些受欢迎的新品类或者售罄的商品上线的都会特别快。”一位小仓生活的工作人员告诉界面新闻。在程成看来,这种能力差异是地域性的,由于目前赛道内创业项目都还很初期,所以并没有精力去布局更多城市。从这一角度上看,与当地的供应商更熟悉是本地商超品牌的一大优势。

竞争的另一个关键点在于商品周转的效率。对于以高坪效取胜的闪店仓模式而言,商品周转率是维持商业模式成立的关键。

在物流环节,小仓生活选择在重点城市北京建立中心仓,以此来提升采购商品在内部的物流效率。据相关人员介绍,这一模式已是行业标配。

在交易环节,海豚购则选择减少商品SKU数,尽可能以较少的SKU覆盖更多场景。对于关注线下场景的商超而言,由于顾客群体很多元,对商品的喜好、价格接受程度相似度很低,因此超市往往会推出更多SKU以满足顾客的不同需求,一家线下超市的SKU数约为2万左右。

而据程成所说,目前海豚购的SKU数在3500左右。“我们每个品类对应的商品不多,但会尽量把每个品类覆盖到,类似于Costco的精选模式。”在筛选SKU的过程中,过往的销售数据、商圈内的供需情况等因素会成为标准。

但令人惋惜的是,在这场薄利多销的竞争中,没有足够进货量的街边小型便利店已被排除出局。北京一家便利店主告诉界面新闻,小店进货大多从二级批发商处拿货,最初的进价已经比大商超高很多——一款进货价8元的挂面,他曾在旁边的超市里看到10元3袋的标价。这种差距下,小便利店很难再去承担额外的配送和营销费用。

大厂入局即时零售

美团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曾于今年9月份预测,未来即时零售市场规模有望在5年后达到万亿,交易用户规模也能达到5亿。京东小时购品牌发布时也曾引用艾瑞咨询研究表示,中国即时零售市场规模预估到2024年将接近9000亿。

“30分钟内万物到家”这一美好愿景背后的巨大市场吸引着美团、京东纷纷入局。美团早在2018年就发布了美团闪购的独立品牌。今年年初,京东小时购业务也开始试运营,并于今年9月份正式发布。

在程成看来,两者之间的差异性在于平台的用户心智。对于外卖起家的美团而言,平台上的用户已经习惯于半小时左右的配送时效,因此即时配送的品牌概念已经在用户群中根深蒂固。当美团将品类由食品转向日用品等非食品类商品时,30分钟左右送达的特征已无需过多传达。

事实上,美团闪购平台上零售电商的获客成本很低也是现状,程成就表示由于目前获客成本占比很少,因此当下不会过多考虑这一问题。

但是这一优势并非长久壁垒。随着被称作“第二增长曲线”的小时购品牌正式发布,京东已经展露出其进军即时零售的决心,包括海豚购在内的多个品牌都表示京东方面曾与之接触。当用户即时消费的习惯培养完毕之后,商家资源又将成为平台竞争的关键。

商品供应方面,据界面新闻了解到,美团会帮助渠道商直接与品牌商沟通,而在这一方面,京东在2015年也发布过协助京东便利店商家进货的京喜通业务。不过据相关业内人士透露,两方业务给商家提供的价值都不大,由于品牌商衡量的核心指标是销量,目前最大的商品销量仍在线下,取代线下批发渠道仍需时间。

同时,在即时零售生态下,消费行为大多为即时性,因此对商品本身品质的要求不够强烈。这也使得这一生态圈内产品更新迭代的效率不高,非食品类商品的爆款较少。相较而言,以兴趣为基础的传统电商平台更容易产出爆品。

另一方面,配送能力也是平台竞争的关键。京东小时购选择与达达合作,由达达承担订单履约与配送服务,美团则以外卖配送力量为主。但在同城配送领域,受运力资源的限制,各家的竞争优势大多需要分区域分时段来看。

“北京可能美团多一些,像在杭州的一些区域,如果发美团的话,可能等半个小时还没人接单,”某品牌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,“晚上某个时段可能达达好一些,白天可能顺丰好一些。”

面对即时零售的万亿市场,由于业务尚处早期,目前各家平台都尚未正面交锋。但长期来看,如何洞悉商家需求,在用户心智、供应链支持、履约配送方面做到更好,是即时零售平台必须要考虑的事。